以拆除为题是因为最近这边的ZF开始整改,要拆除村里各家各户搭建的小棚子。

小棚子可以说是这边的特色建筑了,仔细一想大概有25%左右的建筑全是这种小棚子。很遗憾没有图,但是规模是真的庞大。我自家工厂门前也有一个小棚子,那是我爸拿来加工一些模具的地方,里面都是他自己做的东西,以前没仔细看过,前几天去收拾的时候才发现他做了这么多模具,可以说除了步道,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工厂

很久没去工厂了,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那里度过的,小学放学就回家放个书包,就算只有半小时就下班了,我也依然会去工厂。原因就是我对电脑的热爱(网瘾少年)。
后来把电脑搬到了家里,说是方便学习,到最后还是玩游戏。之后就很少去工厂了,就偶尔去帮忙打包装货。
后来我爸又租了一间大棚子,作为新的工厂,旧的被拿来当仓库使用了。至于我的爷爷,他之前一直在工厂守着,在办公室上面隔了一层,当作他的房间,从我有记忆的时候他就住在那了。

收拾

赶在拆棚子前一天去收拾,家里来了人,我很怕生,就找个借口溜了。到了工厂就爷爷一人,在搬一些我爸爸做的模具,他说他搬了半天,还没有搬完1/10。指了一下旁边的破手套堆,让我随便找一双没破的穿上,帮忙。
我缺乏锻炼没一会就腰酸了,虽然那些模具是真的重,而且放下的时候没有爷爷那样直接地松开,让模具直接砸在地上,“砰”一声。我做事一直轻手轻脚,养成习惯了,一直是慢慢的放下,这样对腰负担很大。体育老师考障碍跳的时候也吐槽过我动作这么轻,上辈子是不是做贼的。
爷爷整理的时候接过我拿的模具,手突然抖一下看得我心疼,他一直发呆,我迎着他面走过来,走到面前了他才突然一愣,手伸出来接模具,我怕突然松手他会拿不住,就慢慢放松力气,他却一直逞强让我赶紧放手再去拿一点。
没一会他就让我回去了,说差不多了,剩下的等明天再来。吃完晚饭我爸才回来,说是我走后他过去就被爷爷拉着收拾了半天。

爷爷

爷爷是一个很严格的人,我爸说他小时候可是被爷爷逼的要死,但也练就了一身本领。可我现在可是被爸宠坏了。
据说在我小时候爷爷倒是特别疼我。有一件事我已经记不得了,是妈妈告诉我的,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收音机,后来太贪玩了不听我爸的话,被他砸坏了,我伤心了好几天。爷爷不久就跑去买了个新的,但我很固执,只要那个旧的。他就自己收了起来,说是等我想要了再给我。几年前进他房间打扫还能看到那个收音机,保存的很好,还能用。

拆除

终于点题了,其实这个小棚子我还有点舍不得,很小,算一下的话也不到三平方。小时候一直看着老爸在里面研究。一边打磨着一边吹牛,我就傻傻地在旁边看着。没事还拿起一根很尖的小东西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就一下丢在墙上,扎在上面不带掉的,然后就很自傲地看着我笑。不知不觉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老爸和爷爷都老了,想一下感触还是很多的。明天就看不到那个小棚子了,可能我去工厂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
​ 18/11/18